万象

林伟:PD-1进入医保谈判打开创新药龙头空间 未来3-5年或迎收获期

 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,权威,专业,及时,全面,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!

  PD-1进入医保谈判打开创新药龙头市值空间,未来的3-5年或迎来布局密集收获期 ——专访青侨阳光基金经理林伟

  证券市场红周刊

  在集采、疫情反复等共同作用下,近期医药行业的市场表现远低于市场预期。但具体到公司层面却是另一种场景,如“医药一哥”恒瑞医药的股价自12月15日至今已有近27.63%的涨幅。对此,接受《红周刊》采访的青侨阳光基金经理林伟表示,恒瑞医药等的市场表现较好主要源于其PD-1单抗或将进入医保。同时他认为,未来3-5年是恒瑞医药进入收获期的时候,尽管目前表观估值偏贵,但会被业绩消化。

  此外,林伟指出,医药行业也会出现市值破万亿的公司,只是迟早的事情。其中,所处市场空间大、执行能力强的平台型公司有望率先突破万亿关口。

  PD-1单抗进入医保刺激恒瑞股价大涨

  未来或“以价换量”但仍是利好

  《红周刊》:恒瑞医药市场表现比较好的原因是什么?

  林伟:市场有观点认为,恒瑞医药市场表现较好的原因是其自主研发的PARP抑制剂氟唑帕利胶囊于12月14日获批上市。但我认为,这个相关性不是特别大,主要还是与恒瑞医药的卡瑞丽珠单抗(PD-1单抗)进入医保有关。

  因为从恒瑞医药起涨的时间节点来看,正是PD-1单抗开始医保谈判的时候。同样的,PD-1单抗进入医保的信达生物也有近30%的涨幅。当然,PARP抑制剂也是很好的新药,但其是无法与PD-1单抗的市场空间对比的。有人说PD-1单抗的市场是1500亿元,有人说是700亿元,无论哪个数据都是一个很大的空间,因为PD-1单抗对接近一半的肿瘤是有效的,而PARP抑制剂可能也就只有100亿元的空间。

  实际上,PD-1单抗进入医保是消除市场的担心。自支架集采大幅降价之后,大家会担心创新药被“砍一刀”,然后进入医保就是医保局释放了一个很重要的信号。毕竟生产高价仿制药的药企已经盈利很多,即使被集采也不会有太大影响,但类似PD-1单抗这种刚上市没几年的国家还是会相对宽松的,这其实就是在扶持创新。

  《红周刊》:进入医保最终能否“以价换量”?

  林伟:这个应该是没问题的。就像上面提到的,PD-1单抗的理论空间非常大,其适应症包括肺癌、胃癌、肝癌、乳腺癌、卵巢癌、胆管癌等多种,而中国目前的PD-1单抗渗透率是非常低的,所以进医保是肯定可以放量的。

  《红周刊》:之后还有哪些药品会进入医保谈判呢?对相关上市公司的影响如何?

  林伟:现在医保局的思路应该是相对开放的,只要企业觉得自己的新药足够好,同时进医保更好,就可以申请和医保局谈判。

  一般来说,一笔交易达成对双方都是一个受益的,如果药企进医保不能换得增量,它其实是没必要进的。所以,只要是一个理性的企业,医保谈判相对来说对其就是一个利好。

  未来的3-5年

  恒瑞医药将进入布局收获期

  《红周刊》:您提到PARP抑制剂也有100亿元的空间,氟唑帕利胶囊是否有潜在对手?

  林伟:百济神州在这方面的研发进展很顺利,人福医药方面则暂时无新进展,不过其研发成功的概率都是很大的。但毕竟现在市场还处于相对初期,氟唑帕利胶囊的先发优势还是比较大的。

  需要注意的是,一个药品会有一个生命周期,如果出现更好的相同适应症的药,它生命周期后端延展的想象空间会受到压制,就是预期会受压制。如医药行业经常出现的一个现象,一个更好的药出现之后“老药”会大幅降价,因为它只能走下层市场,在高端市场它会被更好的药压制。

  另外,原研药专利到期的因素也不容忽视,因为专利到期之后,价格非常低的仿制药会出现,这对原研药来说是一个“大麻烦”。仿制药与原研药的区别就是分子不同,但未来的医改政策并不会关注分子的不同,疗效才是关键。

  《红周刊》:我们注意到,恒瑞医药还有很多药处于上市申请阶段,之后其会出现一个创新药的爆发期吗?

  林伟:恒瑞医药现在收获的是其10年前的布局,现在正好是进入了收获期。恒瑞医药10年前的布局是非常领先的,力度也很大,所以会有PD-1单抗、PARP抑制等一批药出现。我们认为,未来的3-5年,是恒瑞医药最好的时候。

  当然,随着药企对创新药越来越重视,恒瑞医药在未来也会面对更强的竞争对手。尤其是在2015年中国的创新药迎来了一波大爆发之后,创新药行业未来的压力会大很多。以前恒瑞医药研发一款药品,可能只有一两家药企同时在做,但现在就涌现出很多的创新药企。如2011年之前,临床受理号每年只有几十个,恒瑞医药的阿罗替尼、阿帕替尼等“过得就很舒服”,但今年的临床受理号可能会有700多个,明年是1000多个。那么,创新药企面临的竞争格局就发生了较大的变化。 

  《红周刊》:是否可以这样说,“后补”药品多的药企投资价值更大?

  林伟:创新药的业务有两个主要环节,一是最前端的药物发现,类似于IP创造;二是临床和销售,这更接近产业化,而在这方面是有规模效应的,恒瑞医药的龙头优势非常大。

  但也需要注意,对标国外大药企的发展经验来看,在过去几十年其整体是跑输指数的,包括辉瑞制药等现在的增速都没过去的高。国外药企研发的一个关键点叫产品管线,就是“老药”不断死掉,新的药补进来。而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可以看到,大药企对创新药的贡献度是不断萎缩的。不是说大药企做不了,而是大药企在逐渐的退出前端的IP创造环节,他们更多的是通过引进或者收购的方式退守产业化环节。当然,这会给大药企带来高度的确定性,但却忽视了最有附加价值的IP创造。目前,IP创造环节主要掌握在一些真正的小团队(由一些很靠谱的科学家、一些很靠谱资本等组成)手上。

  创新药企整体估值仍处于合理区间

  部分公司即使偏贵长期也可消化

  《红周刊》:您怎么看创新药企估值偏贵的现象?

  林伟:估值可以分相对估值和绝对估值或者说是表观估值和真实估值两种,如果从表观估值来看,创新药的估值确实比较高了,尤其是在2017年和2018年之间。但如果我们把创新药企的成长性考虑在内,创新药的估值在2019年至今已消化了很多。因为创新药行业发展非常快,有些公司的内存价值增长速度达到了30%。另外,虽然部分港股未盈利,但其估值也经历了两三年的消化。

  如信达生物这类的公司,其股价之所以涨了很多,是有价值增长做背书的。而像恒瑞医药、迈瑞医疗等A股龙头,虽然估值偏高但长期是可以用业绩增长消化的。

  《红周刊》:银行、白酒都有过万亿市值的公司,医药行业会出现吗?

  林伟:这应该是一个迟早的事情。现在中国的卫生总费用大概是6万亿,假设GDP未来是4%~5%的增长,根据医药行业的经验公式测算,卫生总费用在未来3年~5年可能会有25万亿的水平。再假设这之中有20%的药占比,就会有5万亿的空间。如果一家龙头企业仅有5个百分点的市场份额,其也会有2500亿元的营业收入,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体量。

  《红周刊》:具备哪类资质的医药公司会率先突破万亿这个关口?

  林伟:我认为,首先是空间足够大,因为医药行业中有很多特别好的公司,但它处于利基市场,所以空间肯定有限;其次是平台型的公司,这样的公司研发和销售都有共享性和协同性;最后是执行力强。

  (本文所涉个股仅做举例,不做买卖推荐)

  ]article_adlist-->

]article_adlist-->

]article_adlist-->

 

-证券市场红周刊  原创-

未经许可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镜像

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申请并获得授权

]article_adlist-->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! 新浪声明: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 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逯文云

 


Powered by 天水市电除销售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 版权所有